SDR上调人民币权重 首次“体检”影响多大?
发布日期: 2022-05-15 13:56:08 来源: 证券时报

人民币国际化又有新进展。

5月15日,据人民银行官网消息,2022年5月1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董会完成了五年一次的特别提款权(SDR)定值审查。执董会一致决定,维持现有SDR篮子货币构成不变,即仍由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和英镑构成,并将人民币权重由10.92%上调至12.28%(升幅1.36个百分点),人民币权重仍保持第三位。

这是2016年人民币成为SDR篮子货币以来的首次审查。五年一次的SDR定值审查标准主要包括两方面:出口规模和该货币“可自由使用”的程度。前者权重占比最高,近50%,后者则由多个综合指标构成。

新的SDR货币篮子在今年8月1日正式生效。对于人民币将在SDR货币篮子中的权重提升,人民银行表示,中国改革开放的信心和意志不会动摇,将始终坚持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下一阶段,人民银行将和各金融管理部门一道,继续坚定不移地推动中国金融市场改革开放,进一步简化境外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投资的程序,丰富可投资的资产种类,完善数据披露,持续改善营商环境,延长银行间外汇市场的交易时间,不断提升投资中国市场的便利性,为境外投资者和国际机构投资中国市场创造更有利的环境。

SDR审查看重哪些指标?

此次IMF对SDR审查的时间有所推迟。2021年3月,IMF宣布,将下一次特别提款权估值篮子审议推迟到2022年,实际上重新设定了为期五年的特别提款权估值审议周期。

构成当前SDR篮子的货币包括五大类: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和英镑。在最新的SDR定值审查中,人民币和美元的权重均上升,分别上升1.36和1.65个百分点,同时将欧元、日元和英镑权重分别由30.93%、8.33%和8.09%下调至29.31%、7.59%和7.44%。权重调整后的新SDR货币篮子中,美元依然是第一大货币,权重升至43.38%。

SDR是IMF于1969年创设的一种补充性储备资产,与黄金、外汇等其他储备资产一起构成国际储备。SDR也被IMF和一些国际机构作为记账单位。创设之初,SDR与美元等价。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IMF于1974年启用SDR货币篮子。IMF按成员国份额对所有成员国分配SDR,以补充成员国的储备资产,目前,SDR主要用于IMF成员国与IMF以及国际金融组织等官方机构之间的交易,包括使用SDR换取可自由使用货币、使用SDR向IMF还款、支付利息或缴纳份额增资等。

2015年审查前,SDR货币篮子包括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四种主要国际货币;2016年,根据前期审查结果,首次将人民币纳入SDR篮子,至此,SDR篮子货币构成从五大货币变为六大货币。

IMF通常每5年对SDR进行一次例行审查,主要内容是SDR货币篮子的货币构成及权重。在2015年的审议中,IMF执董会还批准了一个新的公式,即对货币发行国的出口和综合财务指标进行均等分配,以确定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中货币的权重。

据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介绍,2015年,IMF重新审查了SDR货币篮子权重的确定方法,在此前公式的基础上,降低了出口权重,并增加了补充性金融变量,包括外汇交投量、国际银行负债(IBL)和国际债务证券(IDS)。SDR货币篮子权重的计算公式随即变为,1/2的出口占比加上1/2的综合性金融指标占比。金融指标的权重平均分为正式部门衡量指标(储备,1/3)、外汇交投量(1/3)和私营部门国际金融活动货币使用指标(即IBL和IDS之和,1/3)。

可以看出,为了反映货币在全球贸易中的作用,IMF在确定SDR篮子货币构成和权重时,历来都会将出口作为重点参考指标。正是凭借庞大的出口规模优势,人民币在2016年才得以成为SDR第三大权重货币。而此次人民币权重上升,同样离不开过去五年里,我国出口规模在SDR篮子货币发行国中占比的提高。

不过,对于衡量SDR定值的另一大重要权重,人民币的综合财务指标在过去五年中则有升有降。管涛表示,2015年SDR审查以来人民币金融指标有升有降,具体来说,人民币在全球官方储备占比有所上升,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市场交易总额占比上升,人民币在全部篮子货币的国际债务证券总值中占比微降。

“值得注意的是,国际清算银行对债务证券数据进行归类的方法是,当直接发行人居住地、发行注册地、管辖法律和上市地点均指向同一国家时,被归为国内债务证券,否则被归为国际债务证券。因此,该数据并不包括由非居民投资于本地发行的证券所引起的跨境投资,即不能完全反映债券市场上国际货币的使用情况。”管涛称。

人民币国际化无需操之过急

人民币在SDR篮子货币中的权重提升,被外界看作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新进展。不过,总的来看,人民币国际化仍处在初级阶段,且不能操之过急。央行在最新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也提出,要持续稳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一步扩大人民币在跨境贸易和投资中的使用,深化对外货币合作,稳步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管涛表示,中国货物和服务出口规模在全球的高占比是SDR中人民币高权重的主要贡献项。然而,由于中国外贸发展方式主要以量取胜、以价取胜,缺乏非价格竞争力和产品定价权,导致跨境贸易中人民币支付结算比例较小。而以在全球官方外汇储备占比为例,在SDR篮子货币构成中,除美元以外,其他四种货币在SDR的权重均高于其在全球储备中的份额。可见,人民币在SDR中权重大不代表人民币国际化程度高。

“人民币国际化分为三个层次:从支付结算货币,到计价和投融资货币,再到全球储备货币。现阶段人民币国际化仍然处于初步阶段,处于从支付结算货币向计价和投融资货币爬升的阶段。”管涛称,中国巨大的经济体量和贸易规模优势表明,未来人民币国际化存在较大潜力。但这并不意味着人民币国际地位高,国际化进程应当加快。在多种现实因素的制约下,当前人民币国际化进度是适当的,是符合中国金融开放程度、监管水平以及市场承受能力的。在制约因素尚未消除的情况下,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不能操之过急。

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近日在2022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也表示,中国要保持一定的资本管制,抑制热钱的流入和资本外逃,这样可能会对人民币国际化造成不利影响,但没有更好的选择。

丝路基金董事长、央行国际司原司长朱隽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近期举行的《2022·CF40中国金融改革报告》发布会上也表示,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项目开放实际上是一体两面的同一过程,继续稳妥推进高质量的资本项目开放就是现阶段促进人民币国际化的最有力抓手。资本项目开放并非放任资本完全自由流动的过程,而是以市场化的宏微观审慎管理政策替代行政管制手段的过程。

“从资本项目开放的国际经验看,资本项目开放并无固定的模式和次序,和货币国际化一样,成功开放资本项目要求一国的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基本到位,并具有发达完善的金融市场,更重要的,是要建设一个稳健的金融体系;完善的金融监管是开放资本项目的重要前提条件;应重视衍生品市场分散和防范风险的作用,衍生品市场可用于对冲价格、汇率、利率和信贷风险,但也要防范过度投机。”朱隽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