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三大重点领域 引导企业绿色转型
发布日期: 2021-11-19 15:45:54 来源: 中国商报

央行近日正式创设推出碳减排支持工具,这是自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设立碳减排支持工具以来,时隔8个月后正式推出。央行通过这一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向金融机构提供低成本资金,将引导金融机构在自主决策、自担风险的前提下,向碳减排重点领域内的各类企业一视同仁提供碳减排贷款,以支持清洁能源、节能环保、碳减排技术等重点领域的发展,并撬动更多社会资金促进碳减排。

聚焦三大重点领域

专家表示,和普惠性降准、支农支小再贷款一样,碳减排支持工具属于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据悉,这一工具将聚焦清洁能源、节能环保、碳减排技术等三大重点领域,重点支持正处于发展起步阶段、促进碳减排空间较大以及给予一定金融支持便可以带来显著碳减排效应的行业。

央行表示,清洁能源领域主要包括风力发电、太阳能利用、生物质能源利用、抽水蓄能、氢能利用、地热能利用、海洋能利用、热泵、高效储能(包括电化学储能)、智能电网、大型风电光伏源网荷储一体化项目、户用分布式光伏整县推进、跨地区清洁电力输送系统、应急备用和调峰电源等。节能环保领域主要包括工业领域能效提升、新型电力系统改造等。碳减排技术领域主要包括碳捕集、封存与利用等。初期的碳减排重点领域范围突出“小而精”,后续支持范围可根据行业发展或政策需要进行调整。

央行碳减排支持工具发放对象暂定为全国性金融机构(政策性银行、国有大行与股份行)。央行通过“先贷后借”的直达机制,对金融机构向碳减排重点领域内相关企业发放的符合条件的碳减排贷款,按贷款本金的60%提供资金支持,利率为1.75%。

央行表示,碳减排支持工具的推出将发挥政策示范效应,引导金融机构和企业更充分地认识绿色转型的重要意义,倡导绿色生产生活方式、循环经济等理念,助力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

并非全面降息行为

碳减排支持工具的推出引发热议,这项新的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因为有1.75%的低利率,被一些人解读为央行在变相降息。对此,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盛松成表示,碳减排支持工具是一项促进可持续发展的货币政策工具,低利率主要是为了鼓励银行支持碳减排,并不是全面的降息行为。

“央行通过先贷后借的直达机制,对金融机构发放的符合条件的碳减排贷款按照贷款本金的60%提供资金支持,利率为1.75%,期限一年,但可以展期两次。这是一项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只针对特定领域,并不是全面的降息行为。碳减排支持工具利率较低,主要是为了鼓励商业银行支持碳减排,并且有严格的监管。”盛松成说。

有业内人士表示,央行明确碳减排支持工具的利率为1.75%,较1年期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2.25%)低0.5个百分点左右(2020年2月和7月央行将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分别下调至2.5%和2.25%)。从政策动机和用意来看,作为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碳减排支持工具,结构性宽信用和定向降息的成分会比较明显一些。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和一般流动性提供不一样,碳减排支持工具既不是降准也不是降息,更不是定向降准和定向降息,“先贷后借”的要求表明该工具与一般流动性提供具有明显差异,对市场没有短期冲击和影响。当前,货币政策总量依然比较平稳,并不需要更多流动性注入,而是需要结构性政策,把资金引入到需要发展的重点领域和战略性领域中去。

绿色贷款力度加大

当前,银行积极开展绿色金融业务,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长沙银行、工商银行、南京银行、重庆银行、苏州银行、马鞍山农商行等多家银行获批发行或已发行绿色金融债券。

除绿色债券外,各家银行的绿色贷款投放力度也不断加大。多家银行在三季报中透露了绿色贷款余额情况。建设银行绿色贷款余额为1.82万亿元,较上年年末增加3732.08亿元,增幅为25.78%;农业银行绿色信贷余额为1.62万亿元,比今年年初增长26.8%;中国银行境内绿色贷款余额突破1.1万亿元,比今年年初增长25.16%;邮储银行绿色贷款余额3467.43亿元,较上年年末增长23.42%。

央行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末,本外币绿色贷款余额14.78万亿元,同比增长27.9%,比上季度末高1.4个百分点,高于各项贷款增速16.5个百分点,前三季度增加2.74万亿元。

有分析称,仅从清洁能源领域来看,每年能够带动的碳减排支持工具规模约在3000亿元,如果三大领域均考虑在内,每年能够带动的碳减排支持工具规模应在5000亿元以上。

信达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解运亮表示,碳减排支持工具存在多方面的利好作用,从流动性角度而言,其对流动性也有降价和补量的作用;对上述三个领域而言,碳减排支持工具未来有望撬动1.5万亿元的贷款规模,从贷款支持力度来说作用非常大。

中诚信国际研究院认为,此次碳减排支持工具只是金融领域支持碳减排的开端,后续或有持续的碳减排支持政策或金融工具出台。当前经济修复放缓,实体融资需求仍偏弱,货币政策稳增长需求或边际提升。但同时,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增速仍处于高位,在供给受限局面难以扭转、能源成本上升的情况下,后续PPI或仍维持较高水平,对总量型货币政策工具形成一定制约,碳减排支持工具的设立也能起到结构性宽信用、稳增长的作用。

(陈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