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强联IPO毕会 招股书违规将造刑拘
发布日期: 2020-03-20 09:56:04 来源: 中国经济网

3月19日晚间8点,在经历了一天的审核之后,IPO大规模复审的首批企业最终还是迎来了6审6过的好消息。

虽然在过去的两周时间里,暂停了一个半月的IPO发审会已经召开了两场,但每场仅有两家公司上会——这一远低于此前IPO发审正常的速度则被业内认为是在采用“现场+视频”的“云审核”模式下的试水。在经过两周的“云审核”模式摸索之后,3月19日,6家拟上市企业的IPO申请集体同日上会,这也被认为是IPO大规模复审正式步入常态化的标志。

“目前因IPO发审会刚刚重启再叠加《新证券法》的正式实施,证监会方面选择的上会企业往往都是基本面不错的,所以通过率继续保持较高也并不奇怪。”北京一家老牌投行资深保荐人代表表示。

不过纵然此前一直有高过会率作为保障——只要能成功上会通过率便几乎是100%。但对于3月19日这批大规模复审的六家企业而言,洛阳新强联回转支承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强联”)还是一度被业内视为当日审核的最大不确定性。

“新强联是当日上会的这批公司中盈利能力相对较弱的,其最近一完整财年2018年的扣非净利润在经过大幅增长后也才刚刚过5000万。”上述券商保代坦言,如果仅从盈利指标来看,放在两年前的IPO审核模式下,新强联是很难通过审核的。

熟悉近几年IPO发审政策的人应该不会忘记,在2018年初,大批IPO申请主动撤销材料的往事,而这批撤退潮的形成,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当时监管层对于IPO盈利要求的内部调控——扣非净利润5000万以上成为了当年被业内公认的叩开上市之门最基础的条件,大批扣非后净利润在5000万左右的企业在“强监管”的措施之下不得不主动撤回申请以从长计议。

据新强联招股书(申报稿)显示,其2018年扣非净利润仅5373.49万,可谓是刚刚符合最基本的上市“红线”,而在2016年和2017年两年间,其扣非后净利润则仅为3709.38万元和3815.65万元。

除了业绩上的薄弱,新强联在目前监管层最为看重的信披上亦有污点,存在刻意隐瞒企业和相关负责人违法违规的事实。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新强联还曾因欠款区区两万余元而隐匿财产规避执行而一度成为“老赖”。

作为一家准上市公司,尚未正式挂牌。新强联就已经在提前透支着一家上市公司最被看重的品质——诚与信。

1)刻意隐瞒违规事实

新强联是在3月19日当天最后一家上会受审的IPO企业。

据审核现场的相关信息显示,发审委方面并未就其在报告期内存在违反法规事件苛责于斯,且最终也顺利让其通关,但这依然不能掩盖其在招股书中刻意隐瞒有关事项的事实。

新强联此次IPO招股书于2019年4月19日申报。

或许在此时,其在招股书的“公司合法合规情况“一节中还可以声称“不存在违法违规行为”。

不过就在其IPO申报的半年后,正在审核期内的2019年10月,新强联便因违规生产,不仅被洛阳市有关监管部门点名通报,相关企业负责人更被依法行政拘留。、

据河南省人民政府网站信息显示,2019年10月18日0时起,洛阳市相继启动重污染天气橙色(Ⅱ级)预警响应、重污染天气红色(I级)预警响应后,由洛阳市生态环境系统联合公安成立执法组,重点打击违反重污染天气应急管控要求、污染防治设施不正常运行等环境违法行为。

也就是在这场打击违反环境治理相关条例的违法行动中,新强联成为了违规生产的典型。

在截止到2019年10月25日,洛阳市共有14家企业因违法行为而被查处,其中5家企业被查封,9家企业负责人被行政拘留。

新强联便是因有关违法行为而导致企业负责人被行政拘留的9家企业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强联此次因违法违规被处理的同时,其IPO审核进程恰好正来到了反馈意见下发后补充披露信息的阶段。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9月6日,证监会正式对新强联IPO申请下发反馈意见。

但在2019年11月15日,新强联根据反馈意见重新补充材料进行再次申报的招股书中,其却对发审在20天前的这桩违法违规以致于企业负责人被行政拘留的案件只字未提。

在公司合法合规情况一栏中,新强联依然坚称“报告期内,公司及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核心人员严格按照《公司章程》及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开展经营活动,不存在违法违规行为”。

“从时间线上看,新强联的确大概率存在在更新招股书预披露时刻意隐瞒有关违法违规事实的可能。”一位在2019年底才刚刚完成IPO上市的次新股企业董秘表示,近几年来,尤其是随着IPO注册制改革的启动,IPO以信披为中心的审核趋势在不断强化,监管层一直在强调IPO企业信披的完整性与准确性,要求尽量做到事无巨细。

“新强联在报告期违法违规的事件在随后等待上会的期间也曾被监管层注意到了,企业方与监管层也进行了多方沟通。”一位接近于新强联的知情人士就此解释称。

虽然从最终新强联IPO获得通过的结果来看,监管层方面认可了其随后的“解释”,但其在IPO阶段信披刻意隐瞒有关信息留下的瑕疵却依然是不争的事实。

近年来,在监管层加大监管力度打击证券市场违规行为中,市场可以得见诸多企业那令人惊讶的各种花式信披违规。

“对于已经通过IPO审核而幸运步入准上市公司行业的新强联,还是需要谨记信披违规非小事,要见微知著,更需防微杜渐。”上述次新股董秘坦言。

2)东兴证券护送曾经“老赖”上市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还有,在3月19日虽然身涉诸多质疑,但最终却能得以成功通过发审会审核的新强联在几年前还曾被划入了“失信人”名单,一度成为了众人口中的“老赖”,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如今这家扣非净利润已超5000万的准上市企业,当年竟会因为区区两万余元债务,而被扣上“隐匿财产规避执行”的帽子。

据信息显示,2015年11月,河南省新安县人民法院作为执行法院对新强联进行执行。生效法律文书显示,公司应偿还自然人王国芳2.6078万元及利息,但新强联不仅不执行,反而隐匿财产规避执行。

从“老赖”到即将登陆A股的准上市企业,备受质疑之下新强联能安然过会,其此次IPO的保荐机构东兴证券自然功不可没。

“近最近一年时间中,原本在投行业务上并无多大建树的东兴证券突然像开了挂一下,发展迅猛得让整个行业为之侧目。”沪上一家一线券商的投行业务负责人士向叩叩财讯表示。

新强联的IPO项目仅是东兴证券投行业务当前爆发期时诸多项目中的一单。

据2019年券商IPO业务排行榜显示,原本在业内并无声响的东兴证券却突然发力,竟然一举超过了华泰联合、海通证券、光大证券等国内老牌投行杀入了行业前十,以首发承销保荐收入4.41亿元的规模排在国泰君安之后,位列第8位,而保荐数量则以9家IPO成功发行之量,与国泰君安一同并列第七大券商。

可以比较的是,东兴证券2018年IPO承销保荐收入仅有5124.46万元,排名第二十五位,仅仅一年时间,其IPO保荐业务收入便猛增8倍之多。

之前声名不显的东兴投行,为何近来表现如此强势?

一位接近于东兴证券的行业人士透露,这一情况改观的背后,与近年来东兴证券引入的几位在监管层和行业里皆有深厚人脉和从业资历的“特殊人才”有关。

“投行业务很大程度上是需要强大的人脉资源做支撑,不仅需要获取项目的人脉资源,在监管层内部的人脉更是被各大券商所看重。”上述接近于东兴证券的行业人士表示。

行业中悍将能者的加盟从而带动整个投行业务的陡然爆发,这样的故事在东兴证券之前也曾在当年的平安证券、华林证券等中小券商中上演。

最后,随便说一句,据叩叩财讯独家获悉,一位曾在证监会某领域掌舵多年且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监管人士在近期已经悄然加盟了国内某新锐券商,并即将直接负责该券商的投行业务,而该人士的加盟很可能将带领该券商在投行业务上再一次飞跃,你们猜到是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