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学科专业壁垒 促进学科之间、专业之间的交叉融合
发布日期: 2020-11-16 16:23:23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工程教育要用好学科交叉融合这个‘催化剂’,打破学科专业壁垒,促进学科之间、专业之间的交叉融合。”

11月8日,在第55届“中国高等教育博览会”举行的“第五届中国高等工程教育论坛”上,中国高等教育学会会长、教育部原党组副书记、副部长杜玉波这样说。他表示,深化工程教育改革、推进工程教育高质量发展,对服务经济转型升级和建设高等教育强国具有重大意义。而这其中的关键就是要着力推进学科交叉融合。

如今,我国的工程教育有一份亮眼的“成绩单”。教育部高等教育司一级巡视员宋毅表示:“这30年来,我国的工程教育已经培养了1715万名工科毕业生,打造了产业发展的主力大军,培养了一大批大国工程的领军任务,载人航天、探月工程、载人深潜、超级计算机等总师,都是我们培养出来的。”

据宋毅介绍,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的工程教育改革加速发展,并建成了世界最大规模的工程教育体系,在学总人数占所有本科生的34%,全球工程教育总规模的35%。

杜玉波表示,工程科技改变世界,工程教育引领创新。高校要努力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加强对关键共性技术、前沿引领技术、现代工程技术、颠覆性技术的攻关创新,在服务国家实现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可控、牢牢掌握自主创新主动权方面担当重要责任,推进高等工程教育由大到强。

面向未来,我国工程教育应如何发展?对此,不少院士“大咖”都提到了“融合”和“交叉”两个关键词。

“这5年,我们北航这所‘光溜溜’的理工科高校,一直在探索医工结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常务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房建成以学校医工结合的例子,解释了工程教育学科交叉的重要性。

房建成院士表示,现代医疗技术的发展规律是医学和工程技术的紧密结合,科学家和工程师的结合,带来了医疗技术的变革。因此,医工交叉是我国医疗技术创新发展的必由之路。

但房建成坦言,这其中的过程并没有那么容易。“我国发展医工交叉,不能靠医学院单枪匹马,中国的医生没有学过理工,所以不能仅靠他们进行医疗技术研发。因此,工科要来帮忙,在建好生物医学工程学科的同时,关键是组织好、发展好大批理工科高校的作用”。

具体该怎么干?房建成表示,一是做强做大生物医学工程学科群,培养有医学素养的优秀工程师(工+医),二是开拓医学科学与工程领域,培养有工程科技能力的执业医生(医+工)。

据了解,2019年年底,北航建立医学科学与工程学院,通过研究生教育,提升临床医生的工程科技素养,在临床医学硕士基础上,培养具有工程科技素养的临床医学博士。房建成强调,航空航天领域的重大科技成果一定要用于医药领域创新研制,北航集全校之力发展医工交叉,实质上放大了生物医学工程学科,培养了一批发展医疗装备的优秀工程师人才。

“融合”,也成为工程教育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理念。

“实施学科链融入国际链,我们提出矿开在哪儿,路修到哪儿,健康服务到哪儿,中南大学的人才培养就跟到哪儿,文化种子就播种到哪儿。”中南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田红旗这样说。

田红旗表示,中南大学聚焦新时代工程人才核心素养,在高等工程教育探索与实践过程中开展了思政课程与课程思政、实践教育与行业发展、双创教育与专业教育、工医交叉与特色培养、国际教育与国际产业“五个深度融合”。

“交叉”和“融合”,也是为了突破壁垒,培养面向科研“无人区”的拔尖创新人才。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向锦武表示,面对空天领域的革命性、颠覆性技术变革,我国急需更多引领未来技术发展的超常规人才。当前基于学科专业、批量式、规格化的人才培养模式,很难满足未来空天技术领军人才培养的需要。

向锦武说:“面向未来,航空航天很快会进入无人区,如何加快体制机制创新,做好未来科技创新领军人才前瞻性和战略性的培养,我们需要突破常规、突破约束、突破壁垒。”

“因此,要着力推进学科交叉融合、产学研深度融合、线下线上紧密融合等。”杜玉波表示。